尾随者

长期喻王喻。

第二眼

衣袂裹挟了热浪勾勒开滚风的轮廓,喻文州叹口气,连风都一味随波逐流太阳的温度了啊!他不是爱出汗的体质,活得生生像一块上好的玉,不过王杰希可不是太喜欢夏季的G市,但出于执行身为男朋友的本分,顶着肩上的痉挛弹跳的热气,和蓝雨队长在大街上,逛街。
喻文州没有真心地夸赞了他:“是个男人。”王杰希接过话头不带感情地嗯一声,便提交自己去买冰汽水解热的计划行程请领导批准,喻文州爽快得很,半句赘述不带,手划开交织粘腻的一片空气一挥。
喻文州没跟臭屁虫一样把视线死死痴缠在王杰希身上,他感知到脚步声,循光轨而撞进了属于王杰希独特的冰水混合物,岩浆里的泉眼,淘米水里初绽冷芒的宝石,实在是视线问题?哐当,挂喻文州眼帘里的汽水被打上了码,扔进人潮人海,也恣意泼洒炸成烟花了。
他没忍住笑了,情绪抽丝剥茧般浮上海面,梦游般不自主地溢于言表,怎么可能八风不动,不如从容地究极心动。
王杰希额角细密地长开汗帘,被喻文州同样炽热的唇瓣冲开了一缝,肌肤相亲了,也粘腻了,王杰希扶起眉峰了,他不带劝说意味地劝喻文州:“喻文州,我们最好在空调房里亲亲我我。”
喻文州改不了春风,他唇边衔着的弧度在四季里都是最佳温度,气度游刃有余,家庭应当是滋养出这份恰到其分的温和的顶级温床了。但他对上恋人,有意打趣说:“呵呵,毕竟我刚刚看到这位队长的时候,心跳加速得厉害,做一些小动作不为过吧?”
“一见钟情?”王杰希问。
喻文州哈哈一声,摇了头说:“我倒觉得好听,可你肯听我说谎吗?”
“那就说真话。”王杰希不想听喻文州绕弯子,直达命令。
“我一眼对上你,的确很痛快,跟开了听可乐一样。”他顿了顿,“第二眼,我就想靠近你。”

“喻文州,”王杰希沉默了一会,依旧是抛却了冗杂的表情背过身去的,他想掩饰自己刚才不自然的哑然,但却没忍住话里带上了点小脾气,大步流星。“跟上。”
难道还需要我等你吗?
跟到我身边来,亲自靠近我。

评论(1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