尾随者

长期喻王喻。

论催眠是否起了作用?

喻文州偶尔也会玩心大起,让王杰希哄他入睡。
王杰希自然知道礼尚往来这个理儿,不过他倒是坏水一肚子,对上喻文州今晚的催眠曲要求,一身四平八稳的愣是没卸,开口。
“世上只有鱼儿好,有王的鱼儿吐泡泡,投进你王的怀抱,必须叫爸爸——。”
王杰希低沉醇厚的音拉长开来,他本人虽是颇有几分自得的,但又不乏不好意思,欲盖弥彰地蜷拳虚虚掩唇清嗓几声,小孩儿一样偷偷撩起眼皮窥喻文州的反应。
那旁喻文州默不作声了片刻,扬颌便见从眸底深处柔柔渗出了点儿名为笑意的光,蜿蜒至眼尾挤开微妙的褶皱,唇峰微润起弧,齿沿一把不住关,上下闸门对个碰,漏了自嗓抖出的笑音,带动起整张清俊面庞的细胞活泛,从眉心蓬勃长出的明朗又多情,与本人气质迥乎不同地径直横冲直撞过去,目的地是刚收起荒腔走板的曲调的王先生,一击必中,一击穿心。
好戏更在后头,令王杰希万万没想到的是,喻文州收起打趣调侃姿态,俨然是平日温和而冷静的模样,却开嗓便是一声爸爸,未待王爸爸作出反应,他唇弧衔几分未褪的笑,以老电影的速度抻开臂来。

“我想投进你的怀抱。”

如此清晰地违抗着洪水猛兽般的睡意的,暗伏在催眠曲的韵脚之下的,微妙的涟漪,是爱意。

评论(9)

热度(6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