尾随者

长期喻王喻。

睡着了吗?

喻文州惯哄王杰希睡觉。
北京男人寡淡面容偶尔泛起几分孩子气,冷淡被一股难言的别扭冲淡些许,登时叫人无可奈何,喻文州乐得同他睡前缠斗几番,耐心十足。
到点了。时间不会容忍王队长的小心思,它循规蹈矩地向喻文州报到。
王杰希敏锐察觉到了一如既往的轻步声,蚊叮般咂了声啧,细胞却都活泛起来了。他屈指揉把眼角,凝神定睛望向拐角处,一道斜打来的黑影映入他眼帘,当即垂首自顾自摆弄手机,留个发旋给来人。
未见其人,便闻其声。
——“杰希,该睡觉了。”王杰希心底暗嗤,依然是个老旧不见新的套路,却不干脆滚喉推开空气送个冷笑给来人,他喉间耸动闷闷抖出声嗯。
喻文州轻手轻脚坐于床沿,以掌心支撑稍伏身,不动声色极其好脾气地重复他上一句台词。王杰希移眸猝不及防撞进了如是近的清俊面庞,被贴心调成暗黄的灯光摇摇欲坠抖落了有如星尘的光斑,淘气地跑到他眼里,与温柔交织成光怪陆离的星空。王杰希向光,他踉跄跌了进去自顾不暇,心跳被留在了外边恣意蓬勃。他恍惚想,谁才是魔术师呢。
“…喻文州,关灯。”
“好。”
回音浸染笑意悠远而来,是人压低了嗓,但却掷地有声,久久回荡在王杰希壳子里头的空旷山谷,反复击弹在肉壁上回响的却不是那个单调而柔情的字,而是三个字喻文州。
王杰希眼睫几不可见地颤巍了一刹,舌尖微曲轻抵上颚打着圈儿暗忖。
…这一会又睡不着了。

评论

热度(54)